| 教育

疫情下的备考!这届北京高考生“超长待机” 体验诸多第一次
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点击:658

  2B铅笔、无封套橡皮、黑色签字笔一一放入透明塑料袋,再检查一遍准考证、身份证,定好闹钟,枕着沉沉的梦想睡去。明天,北京近五万高考生即将奔赴全市2867个考场,写下青春的答案,为人生开启新的篇章。

  “卷土重来”的疫情,让今年高考生的备考之旅略显曲折:居家学习、首批返校、再次居家……充满忐忑和焦灼的高考复习也呈现“超长待机”模式,多了一个月的准备,多了一份煎熬,也多了一份笃定和期待。

  愿每个考生在18岁之后的路上,依旧有温暖守候,都能与更好的自己不期而遇。

  人生的一次要好好纪念

  廖昱的生活节奏似乎并没有因为高考的到来而打乱。距离高考还有两三天的时间里,她还在啃着麦克卢汉的《理解媒介:论人的延伸》,这是一本她断断续续看着、一直没来得及看完的书;阿瑟·克拉克的《太空漫游》也摆在她的床头,“这本书可以给我很多勇气,去面对各种未知。”

  摆在她面前迫切的未知就是高考,她选择与“未知”和解——即便在如此紧张的关键节点,她也愿意花时间以日记的形式进行记录,将自己的高考时刻定格。“这个经历可能是人生一次,如果能留下来一点什么东西,好像也挺特别的,算是记录自己成长的一个方式。如果能让其他人看到我对高考是怎么想的,也还蛮有意思的。”

  一波多折的高三,让这届考生有了太多独特的“头一次”,他们对意外的接受度也在不断升级。廖昱也是如此。“开始说不能回学校上课的时候,其实特别紧张,特别害怕高考会不会因此就考不好了,因为我是一个在学校效率比在家里效率高的人。”廖昱说,结果经过一段时间的居家学习,头一次适应性测试的成绩比自己预期的要理想一些,对高考的信心又回来了。

  4月12日,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北京市教委宣布高三学生于4月27日率先返校复课,“听到消息觉得特别激动,终于能回学校了!”没想到,6月11日,新发地市场聚集性疫情暴发;6月16日深夜,北京市教委发布消息,各年级从二天起一律停止到校上课。“二次又停课,心情跟上回比,就没有那么大的波折,也没有那么担心了,好像更坦然了。”

  廖昱甚至开始觉得居家学习也给了自己很多独特的收获。她表示,去学校复习,日程都比较固定,到校上课、做题,回家吃饭、睡觉;而居家学习期间,中午反而有时间看看自己喜欢的书,“相当于在这么紧张的高三生活中,让自己有机会变得更加充实一点儿,还是挺好的。”

  对于未来,廖昱有自己的坚持和方向。她从小就想学中文,能被心仪院校的中文系录取好,如果不行,就退而求其次,对传媒、历史、哲学,她都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  在高考即将到来的几天里,廖昱开始有针对性地调整自己的作息,早早睡觉早早起床,每天看看错题,复习下知识点;学习之余,听听歌看看书,甚至还能看会儿电视稍微放松下。她觉得,这些都是积累,或许会给考场上的自己不一样的灵感。

  高考漫画火了给同学减减压

  “已经帮你拜过啦!放心去考吧!”“转发这条锦鲤,它会吸走你所有的傻气!”“你们那么努力,活该你们考好!”……最近,高三考生张亦萱小火了一把。她为自己和同学们创作的一组漫画被老师张贴在教室里,成了同学们离校前都要“拜一拜”的打卡地。“倒也没想到会这么受欢迎,让同学们知道自己这份心意就好了。”张亦萱说。

  这已经是张亦萱创作“高考”系列漫画的第三年了,每张漫画人物都有着满满的学校元素,比如红黄蓝相间的校服。“画了三年,感觉现在闭着眼都能画出来。”

疫情下的备考!这届北京高考生“超长待机” 体验诸多第一次

疫情下的备考!这届北京高考生“超长待机” 体验诸多第一次

  张亦萱创作的高考漫画

  三年前,刚入高一,张亦萱所在的班级与当时的高三年级安排在了同一楼层。“虽然没有太多交集,但是每天进进出出,高三学长学姐的辛苦、努力和疲惫,我们都能看在眼里。”张亦萱特别想做点儿什么。高考前,学校在布置考场时,张亦萱找到班主任,问能不能给高三每个班画一幅画,贴在门上当加油海报。老师同意了。张亦萱不仅画了漫画,还邀请班上字迹漂亮的同学写上寄语。

  高二时,这一传统得以延续。今年,从在外围给学长学姐呐喊加油,轮到了为自己和同学们鼓劲打气。在漫画的创作风格上,张亦萱也做了调整。“之前小爱心的元素会更多一些,今年会更搞笑、更活泼一些,希望能让人看了更轻松。”张亦萱说,自己从小学开始学美术,对她来说,画画不难,难的是创意和构思。刚开始画的时候,想法很多,从网上获得了不少灵感;后来,为了不跟别人重复,她开始翻各种表情包,力求好玩儿有趣。小孩儿啃着书本输入知识的创意就来自表情包。

  张亦萱说,希望自己的小作品能给同学们在疲惫的复习生活里带来一丝笑意。特殊的一年,让自己和同学们都经历了别样的考验,在她看来,居家学习,对于自律的人来说,学业压力并不会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,“老师全天候在线,随时提问随时答疑”;让人感觉落寞的是缺少了同学们的陪伴,“在学校可以和朋友聊聊天,大家一起努力,感觉更有劲头。”

  高考临近,她每天复习完会散散歩,调整状态的同时也不放弃做题的手感。对于未来的专业选择,她还没有特别想清楚,但是把美术当作自己的业余爱好,是她所能想到的自己与美术相处的好方式,可以从生活中的美好里捕捉灵感,通过创作将这些美好定格,“这也是我表达情感的很好的方式”,张亦萱说,即使在紧张的时期里,“在草稿纸上划几笔,也会让我很放松。”

  复读生再上阵为自己也为家人

  2019年6月23日,高考发榜。程雨暄高考失利,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了,前途一片迷茫。一个个辗转反侧的夜里,还能听见妈妈房间传出来的哭泣声。在那一刻,她决定复读,为家人,为自己,为未来。

  在精华学校,有着一大批像程雨暄一样“高四”生。在特别的一年里,他们可能经历着比同龄人更深的煎熬和焦虑,对未来有着更加炙热的渴望和期待。

  要考试了,张旭有点儿紧张。之前在学校时,她总盼着回家,觉得熟悉的环境里更安心,可现在不去学校的日子太久了,反而更紧张了。从题海里抬起头,旧时回忆不时划过脑海。“高一时候,还给当时高三的学姐学长写过加油歌,前几天同学还和我说,曾经写过那么元气满满的句子,现在肯定也很有动力,其实轮到自己,听着歌反而更紧张了。”

  紧张备考的日子里,张旭和家里人的交流变得少了。只有在饭后才能坐在一起,一边看着新闻,一边聊聊家常。关注着疫情,担忧着医护人员的安全,却又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。“年少好像总有太多的无力感,但后来认真想了想,现在好好学习,以后成为他们一样的人,或许才是当下正确的支持方式。”高考倒计时在逼近,张旭坚信,实现儿时梦想的那一天也终要来到。

  距离高考倒计时的第11天,杜洋亲手过滤淘澄了端午节包粽子需要的红豆。在去除豆皮时,他发现,当自己专心于做好某一件事时,许多烦恼就像被风吹散,心灵也会重新回归宁静。端午节一大早,他就飞快洗漱完,冲向厨房品尝了今年第一个豆沙甜粽。几大口嚼完头,胃里和心里都是暖暖的。考前的复习计划依然在稳步推进。在他看来,战斗开始前,将军和士卒的紧张、惶惑别无二致,惟有一往无前,但是空抱一腔勇锐而忽略厉兵秣马并不可取;考场如战场,上阵前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,执一无失,行微无怠,问心无愧便可得平和安泰。

  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迷茫、挣扎、重振旗鼓之后,再看着高考倒计时的数字变为个位数,马逾凡反而坦然了,“越是接近尾声越不去想会得到怎样的结果,‘只争朝夕,活在当下’这是我最近的状态。”马逾凡说,自己倒不是要去逃避什么,只是觉得没几天了,再去考虑“距离高考到底还有多久”已经失去了意义,还不如把精力更多地放在此刻能抓得住的时间上。

  延长了一个月的高考备考,丝毫没有让吴晓菡感觉到漫长。在她看来,疫情加大了空间上的距离,却拉近了彼此的心灵。在自己每个因为高考而焦虑迷茫的时刻,透过屏幕接收到的不止是老师的关心、知识的输入,还有每一个同样在逆境中变得强大的同学们的激励。“这段时光其实是我度过温柔的岁月。这些永远无法被流光消磨的记忆,将是我灵魂中永远的一部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