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阅读

为天地立心 --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
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点击:658

为天地立心 --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

昨天没有随笔。好像是删去了一天。在不超过四万天的一生中,删去一天,似乎也显得少不了什么,但是少了 ,毕竟就是空白。

这两天,还没有噩梦惊醒。今天,开始高考,三十多年以来,经常应该是昨天晚上,半夜惊醒,一年冷汗。改革开放前,一直到大学生取消分配之前,造就了许多走独木桥的人。高考,几乎是农村的孩子,改变命运的唯一手段,走不过去,就是失败。现在,回想起来,仍然心有余悸。

当然,也有为知识而知识的人,陈寅恪先生就是,胡适之开始也不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。关键是一个人,一生的学习态度。知识改变命运与否,暂且不说,知识确实改变自己的认知,如来之如如来,仲尼之如孔丘,仅仅是偶然吗?内省于心,在于悟乎,大多乎却很难格物至知。

为天地立心,还要为生民立民吗?这个题目有点太大。季羡林老先生晚年写过自己一生为数不多诗《泰山颂》:

吐呐日月

呼吸云烟

有为往贤续绝学的心力 ,但为万世开太平,非一代大孺而能为之。还好,昨夜没有噩梦惊醒,却打油了三首《无题》,陋以示人,也算立心:

人生一半真亦假

活到真处假亦真

山外青山楼外楼

楼外西湖半个称

三斤牛排二斤炭

盐巴需从火上蒸

我自西上无来处

如来自此不菩提

沙漠玫瑰半碗茶

祛火疗心有此法

自此回天别有术

不看佛祖看道家

为天地立心

我的心思不大,志气也不大,不像杜甫欲得千万间广厦以庇天下之寒士。养活一团春意思,撑起两根穷骨头--如曾文正公内省自己,养活自己,安顿自己,已不容易。

岳父去世以后,城里的房子已闲了四、五年,如果卖了,在郊区再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,没有问题。主要有三五千册书,运回来还真不好放。但仅仅为这些书再卖一个房子,又有点削足适履。

这几天,把原来的鸡舍,改为库房了。忽然发现院子里除去绿植之外,至少还有一百多平米可利用的空间,建一个五六十平米的书屋兼画室,没有问题 。购房时就和物业有约定,木屋或阳光房不算违建。如果院中套院,确实也有些风格。只是夫人说,房子大了耗人,一直不同意。现在只有把城里的房子卖了,书沒地放时,估计才能做通夫人工作。

我的心思不大,志气也不大。经营天下,为天地立心,其实,不如经营自己,安顿自己。据说康德一生几乎没有离开过自己生活的城市,每天散步的准确,如这个城市的钟表。现在,年轻大了,心思小了,经营自己,不是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,一个愚钝老翁,又能卖给谁呢?简直就是笑话。但让内心充实而安静,如季老所说的内心和谐,也不容易。其实,经营自己,也不在房子多大。仍可有空间利用,书又没处放,也没有专业的画室,又不是违建等等之类,总能给自己找到借口和理由。

我的心思不大,不能像康德,装得下一个世界。我的志气不大,至今什么都不专业,称不上专业作家或画家。昨天没有随笔,至今仍在耿耿于怀,像删掉一天。如若胡适之先生所说:读书有感受,记录下来,才能形成自己的东西。生活中有感触,记录下来,不必格物致知,也能立心于天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