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书画

粤若稽古 --饶宗颐先生《稽古稽天说》
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点击:658

粤若稽古 --饶宗颐先生《稽古稽天说》

--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

粤若稽古,面稽天若,有曰若稽古的意思,袁枚先生讲汉儒秦近君释《尚书·尧典》,仅曰若稽古,就近三万言,记得2017年8月30日,楚某还以《曰若稽古》随笔一篇,认为曰若稽古,就是查考古籍,固执地有点太过于武断,其实,乃狂妄出于无知,骄傲源自浅薄。

今读饶公巜稽古稽天说》,方知汉儒秦近君洋洋三万余言,大有其道理。没有考证,估计应该经学之辩形成《白虎通义》之前,如今秦近君之文已不好查证,饶公宗颐先生有无其思想,更难考究。诗到江西别是禅,谈及诗人黄庭坚,饶公区区四百字有胜钱钟书《谈艺录》涉及黄山谷之八千余言。足见饶公一字千钧,惜墨如金,决不会无端妄言。

饶公从《尚书》始引,引经据典,洋洋千余言而述《稽古稽天说》,自有其主旨,如若汉章帝时代白虎观之辩经,立论,饶公认为:

天不远人,人自远人。儒虽不非天,却自远天,无宗教之国家,既无精神文明。日本以大直日神之御灵立教,就不同于中国。汉儒曰若稽古,没有尽稽古稽天之道,有疑古蔑天之嫌,也是中国不同于日本信仰的原因,其实,现实主义之与文化自信,旨莫深焉。

二 粤若稽古

--再读饶宗颐先生巜稽古稽天说》

仍然六点半左右醒来,疫情没有改变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。只是自己懒散了,总觉得闻鸡起舞于碑帖,已经不是每日之须。书法需要龙场悟道,特别是临写某碑某帖二十年后,仍然没有形成自己的面貌,则更需要三省吾身,是否南辕北辙,路子究竟走偏了,还是走野了。

粤若稽古 --饶宗颐先生《稽古稽天说》

自幼耳盲胜于目盲,韶乐之声如若闻之,也仅仅在白日梦里。中国古代十大名曲,世界十大名曲,今天可以随意百度而出,更可以随时随地播放。只是疫情半年多来,没有能够一一洗耳恭听,聆听多的还是《广陵散》《二泉映月》《蓝色的多瑙河》巜月光奏鸣曲》⋯⋯,却也唯实算是踏踏实实地补上了一堂音乐课⋯⋯

只是音乐好像是催眠曲,在音乐中构思,或思考今天该写点什么,才能算是完不枉今日,对自己也算有了交代,却是经常不知不觉地将每有所思又带入回笼觉里,如少年白日梦里以闻韶乐。比如昨日读饶公巜稽古稽天说》,总感觉得饶公大有抒怀,却不懂饶公抒怀何在?甚是悲哀,甚是苦闷。梦里依稀发现一个名字若隐若现,隠约走来--乃所著《源氏物语》之日本江户时期国学四大名家之本居宜长是也。饶公欲以本居宜长先生比侪,如其所云:

"我当效彼邦宜长,以为前驱,作稽古稽天说"

--非汉儒秦近君释《尧典》舍本逐末,忽略其民族精神之实质,而趋于文字之表象,数十万字又能如何?东蠃本居宜长先生研究《古事纪》作巜古事纪传》认为:天皇统治天下之道,曾是实有的世界,为日本神道创立,提供了理论基础,诚如饶公所云:

"非如我史家之抄袭尧舜抹杀论,而为肆无忌惮之词,囯本焉有不厥之理?"

由此让人很自然地想到文化自信。是有神道教为精神支撑的日本文化自信?还是多元文化的美国文化自信?中国文化自信之根之魂,又在那里呢?如何培育和形成我们新时代的核心文化,才能有核心竞争力,这才是饶公宗颐《稽古稽天说》的忧患之所在。大哲忧于思,在于济世,此饶公之襟怀与情怀也,不为大学者都不可能,境界使之然也。